180cm-ABie

这里阿别√

走在路上看到的两个可爱的小姑娘(●'◡'●)ノ

昕爷帅到没有我!!
10:5反超真的帅炸!!

大家想要的原图(:3_ヽ)_

【阑尾cp】两只直男抱成团 ⅩⅤ

爆字数了……
orz
想写的太多。


15.



        “走吧。”
       
        陈赫推门进屋,随手抄起一件外衣穿上,“八点啦。”

       “走。”郑恺利落地起身,翻腾半天找了件才买不久的外套,兴致勃勃地跟着他往外走,“在哪,就在晨哥健身房?”

      “对,晨哥下血本请的厨师,就是要在他那办,”陈赫转头看了看郑恺,“新买的?可以啊恺哥帅。”
 
       “那是,哥眼光一向没问题。”郑恺得意地挑挑眉毛,带上门反锁,两个人就着楼道的些许光亮走出宿舍楼,向门口大爷打个招呼出了校门,在街上不紧不慢悠悠哉哉地晃荡着。

      八点多的傍晚华灯初上,白昼还未完全消去夜晚也还没完全登场,不晚也算不上早,混混沌沌。

      路边城市大楼的影子明明灭灭,映得他们两个人的脸颊也一会儿暗下去,一会儿亮起来。他们就在这样的光影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陈赫总是能把郑恺逗得笑出声,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不说话的时候就哼歌,哼当时很流行的周杰伦,每首就会那么两句,一首接一首哼。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往前走,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陈赫就在郑恺哼哼的声音里偏头偷看他,少年的面容明媚朝气,远处的天边黑夜终于占据了主场,最后一抹阳光铺在他的身上,慢慢地、慢慢地褪去,最终被街边接连亮起的霓虹灯光线取代。

     一切才刚刚开始。

     郑恺一把推开健身房的门,“嗨!!”

    “恺恺!”邓超离门口最近,一把揽过他拐到怀里,“来啦!陈赫呢!”

    “这儿这儿,”陈赫紧随其后钻进来,刚一抬头就被顶灯晃了眼,派对还没正式开始气氛已经躁动起来了,满满的人交谈的欢笑的到处走动布置的,不少认识的老客户向他们招手打招呼,顶灯正在调试,五彩斑斓的光在房内横冲直撞,陈赫随手一勾就从身边飘动着的彩带、气球、亮片里捞了个小气球转在手里玩,“气氛可以啊!这么多人!”

     郑恺早就不受控制地开始吃旁边摆着的小蛋糕了,邓超大手一挥:“随便玩随便吃,今天哥主场,想怎么嗨就怎么嗨,看上什么拿什么,器械想要都OK,艾瑞巴蒂动起来~!”

     “器械都拿走可就厉害了,我还开啥健身房啊,干脆派对开完庆祝完各回各家好了啊?”李晨幽怨鄙夷的声音从邓超背后响起来,“原来今天是你主场啊老邓头。”

    “晨儿!”邓超秒怂,”我的就是你的是吧媳妇儿!”

     “走走走吧你。”李晨的嫌弃都要写在脸上了,“恺恺赤赤随便玩啊,不理他,我先去准备晚饭了,一会儿正式开始我就回来,哦对了恺恺,”李晨看了看正在扫荡蛋糕的郑恺眨巴眨巴眼,“来了吗?”

     “她同意了,”郑恺点点头,“应该快到了吧……”

     李晨露出迷之微笑招了招手走了,留下邓超听得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谁快到了……”

    说话间身后门又开了,一个活力的声音响起来,“超哥!”

    邓超一回头,惊喜地开口,“阿盐...?你也来啦!”

   陈盐点点头,“嫂子周年庆怎么能不来...嗨郑恺!陈赫也在啊!好久不见啦!还记得我吗?上次排练的时候我们见过!”

   “记得记得,”陈赫偷偷把被揉皱的糖纸扔进垃圾桶,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好久不见!”

   郑恺走过来两人又抱了一下,“最近咋样?”“挺好的一天天过呗,就是艺术节的事忙得很,不过忙的开心嘛。”陈盐嘿嘿笑着,三人又说了几句,另一边有几个同学向她打招呼,她便暂时告辞去了那边。

    郑恺小蛋糕吃得差不多了,拍拍肚子自言自语,“要给一会儿晚饭留空间。”

    “小祖宗你还知道要吃晚饭啊?”陈赫嘻嘻笑着撑在一边看他,“我看你吃那么嗨以为你已经忘了呢?”“不不不这种事情是忘不掉的,”郑恺对陈赫给自己的评价不满,上手去捏陈赫的肚子,“你看看你有小肚子了都!”

    “什么小肚子!!”陈赫做最后的挣扎,反击也去摸郑恺的,“你不也软乎乎地!连块肌肉都没有!”

    “嘿!你的脸也比我大一圈呢!”郑恺转向上手直接揉陈赫的脸,陈赫毫不示弱反捏他的,揉成一团嘻嘻哈哈也分不清谁的手摸上了谁的屁股、腰,郑恺的视线被陈赫的笑容占据,四周突然黑下来,李晨的声音在另一处响起宣告派对正式开始,大家欢呼的声音在耳畔爆炸,他俩也都闹累了停下来靠在对方身上喘气,郑恺借着黑暗悄悄地握住了陈赫的手腕,陈赫压低了声音在郑恺耳边哼哼:“咱们去那边吧。”嘴唇轻轻蹭过了他的耳廓。

    郑恺不可思议地抬手摸摸红起来的耳朵和脸颊,被陈赫就势拉着向人多的地方走去。

   晚饭是就着rio和点心一起吃的,杂七杂八啥开心吃啥咋开心咋来,两人都喝了点酒精晕乎乎地,吃完了饭大家开始玩游戏,真心话谁是卧底狼人杀通通来一遍,郑恺积极踊跃在游戏第一线不亦乐乎,陈赫趁他不注意挤出人群找了个吧台边儿靠着坐了下来,歇会儿。

    “嗨,”身侧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他,陈赫惊了一下回身,陈盐就窝在比他坐的地方更往里偏一点的角落,眨眨眼睛笑着看着他。

   “嗯你怎么在这儿?”陈赫惊讶地凑过去,“刚刚你不还在那玩谁是卧底还玩得挺好...”

   凑过去才发现角落里摆了个小小的电视正在播CCTV5的什么新闻报导,陈盐“嘘”了一声:“等等,让我看完它,马上。”

   陈赫好奇地也看了看,报导的是国家乒乓球队的世乒赛备战,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报导不长,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陈盐松了口气放松下来,这才回头看着他,“知道今天有报导掐着点跑来看的,刚才那一轮我还是卧底呢就早退了,不知道他们后来咋玩哈哈哈。”

   “你喜欢乒乓球啊?”陈赫喝了口手里的饮料。“喜欢啊,球,人,我都喜欢。”陈盐开心地打开钱包在他眼前晃了晃,钱包里夹得是一张国家队的大合照。

   
    陈赫的脑袋跟着它也晃了晃,看着陈盐把钱包收起来,鬼使神差地开口就问了一句:“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啊。”陈盐没一点惊讶的样子,回答地行云流水。
 
   “……啊...?”反倒是陈赫愣了下,“谁,谁啊?”

   “一个三十多胖乎乎的家伙,每天喝茶撸猫。”陈盐看陈赫呆的样子又补了一句,“我爱他,爱到死去活来。”

   “……”陈赫沉迷于震惊无法自拔。

    “不过他在役的时候很清瘦的,剑眉星目就是用来形容他的,就是这两年退役胖了点……”
  
    “等等,”陈赫哭笑不得,“好吧这样啊,我还以为……没事没事。不对,再等等,不是,那你为什么还喜欢他啊?”

   “啊?”陈盐不解地回头看他,“什么意思?”

   “那他退役了,不是就不帅了么,还胖了,为什么还要喜欢……”

    “停。”陈盐皱着眉头打断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喜欢的是他,是他这个人,不论他现在是胖是瘦是美是丑。而且玘哥最帅不接受任何反驳。”

   “好吧好吧。”陈赫无奈地耸耸肩。

     “我说你...”陈盐已经收拾收拾准备走了,又折回来,“我听baby说,你总是在对外强调你是直的?”

    “啊对...……”陈赫被盯地心虚了起来。

    “你知道这样其实是很没意义的吗?”陈盐看着他,“你要真是直的,被人会误解你,谁都不是瞎子看不出来,你用不着到处去宣扬,这样反而很奇怪。而且很关键的,你是对这方面有什么偏见么?”

   “我……”陈赫想辩解又想不出说些什么,被陈盐不耐烦地打断:“我不管你要说什么,我只是想说,喜欢一个人是不会被任何东西束缚的,你喜欢的是他的人,是他这个人,只要是他,其他的又有什么关系?不要总在客观上找原因陈赫,不要总想着他喜欢谁想追谁,先把自己的位置搞清楚,他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你在乎的究竟是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

    几米开外主持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好现在是猜词游戏环节,现在负责猜的是---郑恺!还有谁来?”

    陈赫还愣在那里,陈盐已经潇洒地回身举手:“这边,陈赫想玩。”

    陈赫:…………???

    被推到人群中央,面前是跃跃欲试的郑恺,出神间郑恺身后的显示屏已经跳出来了第一个词:草莓。

   “这个简单哎!”主持人在旁边惊叫,郑恺急得不行盯着陈赫等着他描述,无意间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上唇。

    陈赫看着他的上唇,突然勾起一抹笑,“你今天吃的第一块蛋糕的口味。”

    郑恺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描述,不过还是很快接上,“草莓。”

    “正确!下一题!”
    
     陈赫的目光已经从郑恺的舌头移到了他的双眼上,“我刚才在门口玩的气球的颜色。”

     “橘色。”

      “正确!下一个!”

      “上次在宿舍你说宁愿不要蚊帐也要它。”

       “六神。”

       “正确!”

       “你说最好的城市。”

       “上海。”

        “正确!”

        “你最近需要点这个。”

        “你比我更需要健身,老狗。”

         “正确!”

          “晨哥没有的东西。”

         “眉毛。”

          “正确!”

          “郑……”

          “小狗。”

           “正确!”

            周围人群发出接连不断的惊叹和欢呼,主持人一边说着最后一题了啊最难的,一边切换PPT出现最后一个词语,人群一下子喧嚷了起来,陈赫扫了一眼白净的页面上唯二的两个正楷大字,定定地看着郑恺因为兴奋而亮晶晶的双眸,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在所有人的屏息声和自己碎碎的笑声中,缓缓地说出了他对“喜欢”的描述:

             “我喜欢你。”

            然后又偏了偏头,“你喜欢我吗?”



   TBC

        
    

  

   

   

  
  
   

【龙蟒】【獒团】光

陪你们 战东京!
最好的你们。

yang1294265062:

昨天教练组确实之后的产物


事实上几乎没什么cp内容


每次写这种他们的内心都很惶恐,因为总觉得自己写的矫情了,提前预警,可能occ严重


最好的你们,封训加油,期待世乒赛!




——————————正文——————————




尘埃落定。


 


对于大多数粉丝来说,大概昨天才能说出这个词,但是对于大多数运动员来说,大概也是集训开始的时候才能完全安下心。


 


(1)


 


吴指导返聘,回来继续指导自己,只指导自己。


 


许昕几乎是觉得惊喜乃至受宠若惊的,当初血战到底吴指导的回归已经够让他惊喜和感动,更不提现在尘埃落定的回来执教,而且只指导自己。


 


说习惯了被放弃未免太矫情,事实上他清晰的知道当年秦指导的没办法和挣扎,也知道去吴指导那里是更好的选择,吴指导也真的为他带来了很多,但是依然会偶尔划过是不是我真的不如师兄优秀和重要所以被放弃这样的念头,无可避免的,他只能尽力控制。


 


在输掉奥运那一局之后,所有的惶惑被无限放大,退休的吴指导,不知道主管教练是谁的动荡,他想过吴指导会返聘,但是没想到吴指导会放弃小胖,正处在上升期潜力巨大的小胖,专心的指导自己。


 


就算依旧清晰的知道吴指导放弃小胖的背后也是诸多考虑,比如吴指导不可能无限制返聘还是皓哥更为合适陪小胖一路下去,比如八一和国家队双重教练让小胖和皓哥磨合期大大减少,但许昕依然觉得庆幸和感动,被留下被选中被信任的感动,几乎带点无可名状的感激。


 


他终于不再是谁的手心手背,而是全部。


 


刘指导说触底反弹,处在所谓底部其实冰冷又孤单,幸好,还有吴指导,他还在,就给了许反弹的动力和能力。


 


(2)


 


练球的间隙,张继科看了眼那边沉着脸,一脸严肃的王皓。


 


有点奇异的违和感,本来最不该出现在他和王皓身上的感觉,他是了解王皓的,甚至说他是最了解王皓的人之一都不过分。


 


他熟悉这个人站在球台前的所有样子,哪个球会怎么接,落点会在哪里,哪个球是一时恍惚哪个球是力有未逮,作为曾经的陪练,后来的最强对手最佳队友,他统统清楚。


 


但是这个站在挡板后的王皓,不再拿着球拍的王皓,他熟悉但也觉得陌生。一脸严肃的王皓,沉静如水的王皓,批评着小队员的王皓......


 


张继科收回视线,专心致志的投入训练,总有一天,他会适应这样的王皓,或许压根就不需要适应,因为无论是怎样的身份,王皓全然希望他好,他们了解彼此甚至超过对方本身都是不会变的。


 


(3)


樊振东不太对劲,王皓思索着。


 


不是说训练不努力,也不像是情感问题,事实上樊振东和当初的他一样,异常的听话,让练多少就练多少,从不偷懒,训练间隙也在想球,十分勤勉。


 


王皓漫不经心的刷着微博,看见一条评论“小胖内心:蛇精,还我爷爷”忍不住笑出声,笑过之后,突然get了问题的症结。


 


进了樊振东宿舍,把人拉出来,开口“胖儿,我觉得你最近状态不太对啊”


 


这一开口,立刻王指导上身。


 


事实上,和一贯好脾气的形象不同,他是一个挺严厉的教练,诸如“辛苦了我们的小英雄”“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时刻毕竟是少数,就算八一自古出亲爹,他能做出在微博投票“看好八一樊振东”这样的事,但是在训练的时候,他一贯非常严厉,偶尔会很着急,多半时间还是沉着脸的。他一直觉得当初就是没有把自己逼到绝境,所以有了诸多遗憾,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肯让自己的队员重蹈覆辙。


 


小孩还是挺忧郁的不说话,半响,似乎觉得晾着皓哥也不好,于是闷闷的开口“皓哥,吴指导不要我了”


 


看着樊振东极力想掩饰但是压不下去的委屈神色,王皓的心迅速的一软,王指导的心迅速的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当哥哥的心。


 


他理解樊振东,怎么不理解,大道理其实都懂,为了长远考虑为了他好,以后还会继续看着他,继续指导他,但是依旧无可抹杀吴指导不带他了的事实。


 


年少成名,少年老成,然而他终究刚刚二十一岁啊。


 


王皓想起04年,自己刚刚输掉奥运,千夫所指,吴指导又被迫必须分走一个人,那个时候他有多怕被分走的是自己呢?每次一开完会就去问,旁敲侧击的打听,吴指导开玩笑的那个瞬间,几乎是下意识的,眼泪就蓄满了他的眼眶,那一瞬间他觉得天都黑了。


 


他摸摸樊振东的头发,想起吴指导之前近乎炫耀的向他列举着小胖的依赖,诸如会为吴指导对许昕过多的指导吃醋,诸如说着要早点结婚让吴指导开心,在心里叹口气“怎么,皓哥带你不好吗?”


 


嘴上是吃醋了的口气,心里却对答案不甚在意,因为他最清楚,这不是可不可代替的问题,平心而论,如果当年是他被分出去,就算是涛哥来国家队带他,他也一样会难过的不行。


 


甚至也不是新换的教练能带来多少提升的问题,就像许昕就算真的有了那么大的进步,可是他和马龙依然会在提起换组的时候双双变了脸色。


 


樊振东回过神来,急急忙忙的“不是,皓哥你带我我特别高兴,真的,当初刘指导问我跟谁,我就说要能跟你就太好了,我就是,就是......”


 


就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来,王皓一把把小孩揽进怀里,捏捏他的脖子,就像涛哥曾经做过的那样,然后开口“皓哥陪着你呢,我陪着你,一起去拿你最想要的,我们最想要的”


 


(4)


 


这次国乒的教练更换力度不可谓不大,四大主力除了大昕都换了教练,马龙在训练间隙思索着。


 


秦指导做了主教练,平心而论,他是高兴的。


 


十年龙蟒终逆鳞的背后是秦志戬花白了的头发,当年国乒前三名的帅哥,演过电视剧的秦指导,这十年里为他们付出的,对他用的心,真的比用在自己儿子身上还要多。


 


年少成名,偏偏成功之路异常坎坷。每一次以为快要登上高点的时候又狠狠摔下来,无数次从主力边缘把自己拉回来,他背负的压力,秦指导都背负着,甚至加倍。


 


作为国乒当年重点培养的队员,他一直没有出来的成绩让秦志戬背负了无数的议论甚至指责,然而这一切还不能和他说,秦志戬一直相信他,鼓励他,即使人心向背,即使在所有人都不信他的时候。


 


更别提被迫分出一个人的时候秦志戬的压力和挣扎,他和许昕是秦志戬的手心手背,硬生生挖掉一块的锥心之痛他竟不能完全想象。


 


可是秦志戬和他一起扛过来了。


 


他一直觉得很遗憾,那天晚上的颁奖礼没能让秦志戬被更多人认识,但是他看过那天的视频,秦志戬看着他,满眼的骄傲几乎要溢出来。


 


我做到了,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这话他说不出口,但是他知道秦志戬一定懂。


 


(5)


 


最好的你们,闪着光的少年。


 


谢谢你们都这么努力,让我们有机会认识你们,遇见你们,真的太幸运了。


 


世乒赛加油,陪你们,战东京。




———————end———————

也许该试试古风?
思考
然鹅文笔太烂qaq